秒秒的咖啡店

长生千叶

首页 >> 秒秒的咖啡店 >> 秒秒的咖啡店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夜宴 虚拟歌姬的战斗 [红楼]活该你倒霉! 求退人间界 惊蛰 狼的爱恋 贾家楼 部落神厨 天官赐福 杀破狼
秒秒的咖啡店 长生千叶 - 秒秒的咖啡店全文阅读 - 秒秒的咖啡店txt下载 - 秒秒的咖啡店最新章节 -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

完结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当时在别墅里, 花一梦莫名尖叫,将所有人都吸引进了她的房间, 随后储存咖啡店老板灵魂的玻璃瓶子就突然破碎。

那个时候, 钟秒秒就觉得事情有点不同寻常……

咖啡店老板和耿井浩的灵魂同在花一梦躯壳之中,耿井浩的存在, 咖啡店老板绝对是心知肚明,所以她不得不消失。

只有咖啡店老板的灵魂彻底消失,耿井浩才能保证, 别人无法得知他的存在。

然而很可惜,也是因为耿井浩的“多此一举”,让他渐渐暴露在众人面前。

花一梦的躯壳内早就只有耿井浩一个人, 现在趋势花一梦的根本不是钟秒秒的朋友茉莉花精, 耿井浩自导自演了一场绑架的戏码,就是想要将魏时迁引入圈套。

只是耿井浩没有想到, 钟秒秒竟然也跟来了, 并没有按照要求,让魏时迁独自前来。

耿井浩以为钟秒秒那样重感情, 又不知道变通的表精, 会乖乖按照自己要求办事。

这么一来, 耿井浩的计划被破坏, 如果是普通的绑匪,早就应该选择撕票花一梦才对。

但是又很可惜, 耿井浩现在就是花一梦, 耿井浩无法撕票花一梦, 只好改变了计划……

钟秒秒看着他,平静的说:“你一看绑架的戏码不行,就开始继续演戏,假装成功逃离来与我们汇合,还劝我们赶紧离开这里。为了加强可信度,不惜自己伤了自己。”

现在耿井浩夺舍了花一梦,躯壳受伤,耿井浩自然是能感受到疼的,但是做戏要做全套,耿井浩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,对自己下手还挺不留情面,以为这样就可以成功骗住钟秒秒。

钟秒秒早就看穿耿井浩的苦肉计,所以在刚才,花一梦突然出现,想要碰触魏时迁的时候,被钟秒秒及时制止。

钟秒秒不慌不忙娓娓道来,然后说:“事到如今,你还准备装傻充愣到底吗?”

花一梦的表情渐渐发生了变化,脸色仍然惨白,目光却狰狞了起来。

他死死盯住钟秒秒,冷笑着说:“好啊,真是精彩,是我小看了你钟秒秒,没想到你还是有些小聪明的。但那又怎么样呢?”

他这话无疑是肯定了钟秒秒所有的设想,肯定了他的身份,他果然就是耿井浩。

魏时迁是全然没有想到,毕竟他平时与花一梦的接触根本不多,就算花一梦有什么突然的不对劲儿,魏时迁也是很难看出端倪。

而张符是知道一些的,早就有些心理准备,可如今事到临头,还是觉得非常不可思议。

张符说:“天呢,还真的都叫秒秒你说准了,这个人的心机真重!我们今天不能放走他,否则还不知道他要怎么继续祸害下去!”

“放走?”耿井浩哈哈的大笑起来,花一梦完美的面容极尽扭曲,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,不可抑制的狂笑。

“放走?”耿井浩说:“今天不准备放走你们的人,是我!你们知道了前因后果,又能怎么样呢?现在花一梦的躯壳在我手里,如果你们不听我的吩咐,我就和这幅身体,同、归、于、尽!”

“这……”张符一听有点六神无主,小声问:“这怎么办,这可是茉莉花精的躯壳啊,若是真毁了,可不得了。”

钟秒秒倒是淡定,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,说:“花一梦修行了已经120多年,就算没有之前交易来的躯壳,再过不了多少,凭借她自己的能力,也足以修出躯壳来。所以说,这幅躯壳也不值几个筹码。你难不成,想用这个来要挟我们?”

“秒秒说的对!”张符立刻助阵:“茉莉花精可是个老妖怪了,以她的修为,等不了多久就能修成人形,你这点筹码会不会太少了?这就想威胁我们?”

情况似乎对耿井浩非常不利,但是耿井浩脸上的笑容仍然狰狞,胜券在握的说:“躯壳可以不要,那么……茉莉花精的灵魂呢?你们可知道,我将茉莉花精的灵魂从躯壳中挤出去后,放到了哪里?”

花一梦的体内有两个灵魂,咖啡店老板和耿井浩,也就是说,花一梦的体内已经没有茉莉花精的灵魂,绝对是被耿井浩带走了。

耿井浩桀桀而笑:“这个筹码够不够足?如果你们真的不关心茉莉花精,那么很好啊,今天晚上,我就让她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。唉,就是可惜了她120多年的修炼,白白毁了。”

“秒秒,现在怎么办?”

张符看起来还是太嫩,没什么经验,听了耿井浩的威胁,瞬间心里七上八下,凑过去小声说:“我们都听你的,你拿个主意啊。”

钟秒秒皱了皱眉头,看起来好像在为难。

耿井浩终于占尽上风,表情缓和了一些,语气竟敢也变得非常温柔。

耿井浩说:“秒秒啊,其实我们以前也没什么仇怨,甚至说,你能有今天还是多亏了我。如果不是我,你怎么能这么容易修成人,还遇到魏时迁呢?你们的缘分,还都是我一手促成的,对不对?不如这样……”

耿井浩话锋一转:“我们更退一步,做个双赢的交易怎么样?”

他说着有些不舍得多看了魏时迁几眼:“你把四叶草的种子交出来,魏时迁的躯壳我就不要了,我去找其他人的躯壳替换,这样如何?咱们双赢,我也可以将茉莉花精在哪里告诉你们,皆大欢喜!”

“秒秒,这可不行啊,他拿走了四叶草种子,绝对会继续害人的!”张符立刻说。

耿井浩用的,显然就是缓兵之计,听起来非常不可行。

然而……

钟秒秒竟然抬起手来,将四叶草从口袋里拿了出来,托在手心里。

“你真的只要四叶草,不会再打魏先生的主意?”

耿井浩往前走了一步,贪婪的盯着四叶草,迫不及待的说:“当然!我保证!我发誓!绝对的!你放心好了,只要你把四叶草的种子给我……”

“秒秒你疯了!”张符不敢置信:“不能给他种子!他拿了种子,就算不夺舍魏时迁,也会夺舍其他人。而且他的实验不会结束的,肯定会造成更大的麻烦!”

钟秒秒看了一眼魏时迁,又去看张符,说:“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表精,甚至都没有能力自己修出人形,怎么管得了那么多呢?他如果答应不打魏先生的注意,其他的我也管不了那么多。”

“秒秒?”张符震惊的看着她。

钟秒秒又说:“张天师,其实你也明白自己有多少能力吧,我们都打不过耿井浩,不自量力是什么后果?”

张符被她说的哑口无言,一点也无法反驳。张符就是个半吊子天师,虽然平时争强好胜死鸭子嘴不愿意承认,可是平日糊口都是问题,他的确无法估计别人的死活。

“但是……”张符目光闪烁不定。

耿井浩听了他们的对话,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:“对对对就是这样,钟秒秒!我保证你,绝对不伤害魏时迁,绝对不会对魏时迁下手的!所以快把四叶草的种子给我吧!而且,我还会将茉莉花精还给你们!茉莉花精是你们的朋友吧?总比一些不相干的陌生人要重要的多吧?”

钟秒秒目光落在掌心中的四叶草种子上,缓慢的伸出手,说:“好,一言为定,种子你可以拿走。”

“秒秒。”

就在这个时候,有人抓住了钟秒秒的手腕。

魏时迁皱眉,拦住钟秒秒的动作说:“就算你把种子给他,他绝对不会遵守诺言。”

耿井浩是什么样的人?贪得无厌不择手段。四叶草是他的妻子,他竟然为了自己能长生不老,就在深爱的妻子身上做实验。

这样的人,根本不足以信,就算耿井浩发誓赌咒,对他来说也不过是一句话。

魏时迁是个商人,他早已见多了耿井浩这样贪得无厌的小人,他保证,只要钟秒秒将四叶草种子交给耿井浩,耿井浩立刻就会反齿。

“不!我不会反悔的!”耿井浩大叫,眼看着种子就到手,魏时迁却出来横插一杠。

钟秒秒向来很相信魏时迁,听了魏时迁的话,显然是在动摇,伸出去的手又微不可见的收了回来一些。

“不!我今天一定要拿到!一定要!”

耿井浩歇斯底里的大喊起来,他的时间已经不多,如果今天拿不到四叶草的种子,怕是很快就要灰飞烟灭。

“给我!”

尖锐的喊声几乎能刺破众人的耳膜,伴随着这一记声音,耿井浩发疯一样扑了过来,冲着钟秒秒手中的四叶草种子就抓了过来。

“小心!”魏时迁下意识的想要护住钟秒秒。

大家都怀疑魏时迁不是普通人,和四叶草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然而魏时迁的的确确按照普通人的活法生活了二十多年,毫无不同之处。

他想要阻拦耿井浩,看起来就像是以卵击石不自量力。

耿井浩完全不将魏时迁放在眼中,但他又并不想伤害了魏时迁,因为他还对魏时迁的躯壳垂涎着。

拿到四叶草种子的下一步,耿井浩根本就没有放弃魏时迁的躯壳,绝不可以现在弄坏。

“魏先生!”

钟秒秒快速反应,动作极快的格挡了一下,然后在魏时迁的后背一推。

魏时迁踉跄了两步,张符赶紧扶住他,说:“魏先生没事吧?”

魏时迁并没有受伤,顾不得说话,赶紧回头去看,转眼之间钟秒秒已经和耿井浩交手,这可比电视里的武侠剧的打斗场面还要激烈的多。

魏时迁心里着急,想要去帮忙,张符拉着他不让他过去,说:“魏先生你别去捣乱啊,耿井浩不是普通人,你肯定打不过他,秒秒好歹有些武力值,我们别去捣乱。”

“可是秒秒……”

魏时迁就算知道钟秒秒力大无穷有些武力值,却仍然不能放心,这耿井浩看起来可比钟秒秒厉害了不知道多少倍。

“钟秒秒!你不是我的对手!”

耿井浩出手如电,嘴里还不停的大叫着:“自寻死路!既然你冥顽不灵,今天我就把你们都弄死!”

钟秒秒一时有些手忙脚乱,但好歹并没有多吃亏,说:“花一梦的身体伤成这个样子,你以为自己能好到哪里去吗?”

刚才耿井浩为了演一处苦肉计,自己将花一梦的身体弄的伤痕累累,这的确给他增加了不少困难等级。

两个人打在一起,眼花缭乱的,一时间根本无法分出胜负。

魏时迁帮不上忙,手心里出了不少汗,突然推了推张符,说:“不是天师吗?秒秒和耿井浩打成平手,你上去帮个忙,肯定能趁机制服耿井浩的。”

“可可可可我……”

张符现在也不敢逞能了,结结巴巴的不知所措:“可我现在想不到什么制服耿井浩的办法啊!”

“等等,有了!”

张符忽然眼睛一亮,变戏法一样拿出一张空白符纸,在上面现场涂涂抹抹的开始写写画画。

魏时迁忽然觉得自己的提议太不靠谱,居然指望张符这半吊子?简直自寻死路。

“弄好了!”张符脸上充斥着自信与兴奋的笑容:“这张符纸,可以帮秒秒的忙!”

“怎么用?”魏时迁一把抢过符纸,说:“贴在耿井浩身上吗?我来!”

魏时迁怕张符那细胳膊细腿的,根本无法贴在耿井浩身上,说不定会越帮越忙,反而不小心贴在钟秒秒身上。

“不用不用,快还给我。”张符又将符纸抢了回来,然后往前一抛,说:“自动的符纸!高科技,直接一抛,不需要手动贴符。”

就瞧符纸脱手,无风自动,瞬间向前飘起老高。

那面钟秒秒和耿井浩还在交手,根本无法顾及到其他,并没有注意到有符纸飘了过来。

“嗬——”

就瞧什么也没发生,但耿井浩忽然倒抽了一口冷气,莫名大喊一声,好像被一股极大的力道击中了面门。

耿井浩瞬间飞了出去,撞在一颗大树上。

“真的有用?”魏时迁有点不敢置信,他还以为张符向来不靠谱,不过现在一看,今天回去之后,自己也应该拿点资金出来投资一下张符的工作室了。

“嗬——”

就在魏时迁做决定的同时,钟秒秒突然也倒抽了一口冷气,“咕咚”声响,竟然双膝一软,跪在了地上,浑身软塌塌的,根本没办法站起。

“怎么回事?”魏时迁顾不得惊讶,立刻冲向钟秒秒:“秒秒,你怎么了?”

“天呢?难道是符纸出了问题?”张符也吓了一跳,瞬间满头冷汗。

钟秒秒被魏时迁抱在怀里,感觉浑身一点力气也用不上。

“种子……”

钟秒秒的声音比蚊子也大不了多少,废了好大力气,才稍微抬起手来。

魏时迁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一看……

四叶草的种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滚了出去,在黑夜的水泥地上,还不断的往前缓慢滚动着。

魏时迁来不及跑过去捡,就看到一只手将四叶草种子捡了起来。

白皙修长的手指,指甲上还染着艳红色的指甲油……

是花一梦的手。

耿井浩捂着胸口,挣扎着站了起来,先他们一步,将四叶草的种子捡了起来。

“种子!”

“种子!”

“我得到了!”

“是我的了!”

耿井浩嘶哑的大喊着,高举手中种子,兴奋的双眼精光不断。

“不好……”张符立刻从口袋里掏出新的符纸,说:“他把种子拿走了!我们必须阻止他!”

耿井浩仰着头,手指一松,种子瞬间下落,悄无声息就掉进了他大张的嘴巴里。

不需要一句废话,耿井浩一口吞了四叶草的种子,止不住冷笑着说:“阻止?你们谁阻止的了我?你们都是废物!废物!谁也无法阻止我!”

“我已经拿到了种子!很好!现在……”

他将阴森森的目光瞄准在魏时迁身上,又移动到魏时迁怀中的钟秒秒身上,说:“魏时迁的躯壳我势在必得!现在谁也阻拦不了我!不过嘛,在拿走躯壳之前……”

耿井浩一步步的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,狞笑着说:“在拿走躯壳之前,我要将胆敢阻挠我的人,全部杀死!钟秒秒……你不是很厉害吗?现在怎么了?”

一步两步三步……

耿井浩不断的靠近,然而钟秒秒脸色发白,根本无法再次站起来。

魏时迁将钟秒秒紧紧的抱在怀中,似乎是想要保护她。

“哈哈哈哈!哈……”

耿井浩大笑着,笑声响彻云霄,回荡在无数未竣工的别墅楼间。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笑声无端端的卡住,卡在了耿井浩的喉咙里。

他脸色骤然发生了变化,僵硬,不敢置信……

耿井浩快速低头去看自己的双手……

张符也发现了不对劲儿的地方,突然说:“怎么回事?耿井浩怎么冒烟了?你们看……”

一阵阵微凉的夜风吹过,这大半夜的,天气并不会觉得热,但是耿井浩的身上却冒着烟,仿佛是在自燃。

“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

一阵阵白色的烟雾从耿井浩身上飘散,随着飘散,他的双手竟然一点点在消失……

张符浑身颤抖了一下,这大半夜的,鬼片效果比电影里好太多了吧?

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魏时迁忍不住也皱了皱眉头,若非亲眼所见,他恐怕是怎么样不敢相信的。

“是因为四叶草的种子。”钟秒秒的声音传来。

魏时迁赶忙低头去看,钟秒秒还躺在他怀里,脸色并没有刚才那般惨白,精神头也好了起来。

钟秒秒站了起来,说:“魏先生别担心,我没事。”

“没事?”魏时迁上上下下,仔细的瞧了钟秒秒好几圈,果然已经没事了,并没有什么不对劲儿地方。

钟秒秒指了指不断冒烟的耿井浩,说:“耿井浩吃了四叶草种子,他就要消失了。”

“不可能!不可能!”

“我要成功了!”

“怎么会这样?!”

耿井浩大喊着,他抓住自己下即将消失的左手,然而烟雾还在不断的飘走,他的左手还没完全消失,右手已经光秃秃的。

“种子有问题?!”

“一定是种子有问题!”

“钟秒秒!是你!是你设计害我!”

耿井浩恍然大悟,嘶喊着想要冲向钟秒秒。但是可惜……

“咕咚”一声,耿井浩跪倒在地上,根本无法先行。不只是他的双手,就连他的双腿也在消失,他已经无法再走路。

耿井浩只能在地上蠕动着,翻滚着,疼痛的嘶喊着。

钟秒秒平静的垂眼看着他,说:“虽然这的确是个圈套,但四叶草的种子是真的,并没有问题。”

钟秒秒突然说要和耿井浩做交易,会把四叶草给他,其实这根本是个圈套。

以钟秒秒那样执拗的性格,怎么可能会把四叶草给耿井浩,让他为非作歹?而且钟秒秒也知道,耿井浩完全是个不达目的是不罢休的小人,就算他发誓,也不可能放过魏时迁。

这不过是圈套的开端……

张符和魏时迁出来阻止,上演了一场钟秒秒摇摆不定的剧情。

随后更是一言不合动作打了起来,四叶草种子并不是钟秒秒双手送给耿井浩的,而是耿井浩自己抢过来的。

东西是抢来的,耿井浩根本没有存疑,迫不及待的吃了下去。

而计划到这里,就可以完美收官。

钟秒秒做了这么多,目的就是为了让耿井浩毫无防备的,将那颗四叶草种子吃下去。

钟秒秒说:“四叶草种子并没有问题,但你以为只要你拿到种子,就可以继续夺舍别人的躯壳吗?”

“不!哪里出了问题?”耿井浩痛苦的挣扎着,似乎还没有想明白,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。

谢罗川曾经救了四叶草,四叶草告诉他,自己的种子可以许愿,任何的愿望都可以帮他实现。

那个时候,谢罗川的愿望就是让他哥,谢向年重新睁开眼睛。

后来谢向年服用了四叶草种子,谢罗川的愿望成真,谢向年真的“复活”。

四叶草是一种幸运的象征,就如四叶草自己说的,她的种子有许愿的功能,耿井浩也是想用这个功能,继续完美夺舍魏时迁的躯壳。

“你可能不知道,”钟秒秒缓缓的说:“最后一颗四叶草种子,其实早就已经许好了愿望。”

“什么?!”耿井浩震惊不已,仰头看着钟秒秒。

最后一颗四叶草种子,其实在多年前已经被许好了愿望,所以就算耿井浩真的再拿到这颗种子,也无法完成他的计划。

这一点,其实钟秒秒也是才知道。

钟秒秒说:“最后一颗种子,是四叶草在多年前许下的愿望。”

最后一个愿望,竟然是四叶草本人许下的愿望,四叶草似乎一早就知道,耿井浩终归有一日,会与“她”再相见。

钟秒秒复杂的看着耿井浩,说:“四叶草的最后一个愿望,是希望你不要再错下去。她希望你……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。”

“不!不!”

耿井浩震惊的看着钟秒秒,看着自己飘散只剩下一半的身体:“不可能……她不会这么做的……”

四叶草遍体鳞伤,许下最后一个愿望之时,心中的绝望恐怕比耿井浩此时多上千倍百倍。

在开车来的路上,钟秒秒坐在副驾驶,一直在用手机发信息。

魏时迁因为开车,无法顾及钟秒秒到底是给什么人发信息。而张符在后面睡觉,也根本不知道钟秒秒在做些什么。

钟秒秒实在给谢罗川发信息。

谢向年吃过四叶草的种子,经常会晕倒看到一些奇怪的画面。钟秒秒是发信息给谢罗川,询问他,谢向年最近有没有又看到什么画面。

谢向年看到的,一部分是四叶草的过去,一部分是同样吃过种子的耿井浩。

谢罗川将谢向年这几天的梦境一一叙述给钟秒秒……

钟秒秒拿出手机,说:“很遗憾,在来的路上,其实谢先生已经告诉我,茉莉花精灵魂的地址。”

谢向年在梦中看到了花一梦被夺舍的全过程,转述给了钟秒秒,钟秒秒又发信息给深夜食堂的朋友,请他们帮忙去寻找花一梦。

所以说,其实钟秒秒一直都在演戏,她并不是想用四叶草的种子去换花一梦,只是骗骗耿井浩,让他对这颗种子不要起戒心而已。

人类就是这样,越是轻易得到的东西,越是不容易珍惜……

谢向年除了告诉钟秒秒花一梦的事情之外,还告诉钟秒秒,他又梦到了四叶草,四叶草在梦境里奄奄一息的许下了最后一个愿望……

四叶草曾经说,就算世界上真的有轮回,下一辈子,下下辈子,永永远远,也不要再让她遇见那个人……

“不……不为什么……”

耿井浩的喊声已经变得无力脆弱,他狰狞的表情,在一阵夜风中,忽然消失不见……

最后的白烟,也在那一抹夜风中被吹散……

“呼——”

张符深深的叹息了一声:“我的妈呀,他是消失了吗?结束了吗?”

魏时迁也忍不住狠狠的松了口气,然后转身面色不善的盯住钟秒秒,板着脸抱臂说:“原来你一直在演戏,都不跟我们说一声。刚才我还以为你真的受伤了,可把我吓坏了。下次你……”

“秒秒?!”

魏时迁这话还没说完,就瞧钟秒秒身体轻如薄翼,忽然左右晃了晃,下一秒就要摔倒。

魏时迁赶忙搂住钟秒秒,轻轻的呼唤她:“秒秒?秒秒?你怎么了?”

张符也吓了一跳,说:“晕过去了?真的受伤了吗?”

钟秒秒突然晕倒,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。魏时迁已经顾不得兴师问罪,赶紧将钟秒秒抱上车去,然后开车往回。

路上又让张符打电话叫和弦到别墅给钟秒秒看病。

钟秒秒不是普通人,自然不能让普通的医生给她看病,说不定看不出什么端倪。

这么晚了,怀璟和和弦接到电话,还是急匆匆赶到了魏时迁的别墅去。

钟秒秒昏迷不醒,躺在床上脸色有些惨白。

魏时迁把刚才发生的事情都给和弦说了一遍,说:“是不是张符的符纸?我当时就觉得张符不靠谱。”

张符在旁边,垂头丧气:“我……我的符纸应该没问题啊……那可是正品符纸,我从来不用盗版货的!真的!”

魏时迁说:“不是你的符纸还能是什么?”

张符一时也想不到,他平时也没用过那种符纸,所以根本底气不足,不敢辩解。

“好了好了!不要吵了!”怀璟赶紧叫停,说:“和弦在给大嫂看病呢,你们吵来吵去的,会打搅到和弦。”

“说的没错,你们先出去。”和弦站起身来赶他们。

结果,不只魏时迁、张符被赶出了房间,竟然连怀璟都被赶了出来。

魏时迁在门口担心不已,一圈一圈一圈不停的转着,别说自己转的头晕,旁边看着的人都已经难受不已。

“秒秒到底怎么了……”

这么一句话,魏时迁十分钟说了上百次。

终于,房间门再次打开,和弦走了出来。

魏时迁第一个冲上去问:“秒秒怎么样?”

张符也跑过来问:“不会真是因为我的符纸吧?”

和弦摇了摇头,说:“放心吧,不是因为符纸。”

“那是因为什么?”魏时迁连忙又问。

和弦一笑,故意卖关子说:“因为……”

钟秒秒突然失去意识,昏睡了很长时间。她感觉自己头晕目眩的,疲惫不已,怎么都睡不够。

最后旁边实在是太吵,她不得已睁开了眼睛。

“秒秒你醒了?”魏时迁连忙小心扶住钟秒秒,说:“没力气就别起来,好好休息。是不是饿了?还是渴了?跟我说,不要起来,我去给你端。”

“魏……”

钟秒秒来不及说话,魏时迁已经跑了,又去端水又去端饭的。

钟秒秒奇怪的看着他,说:“我不饿也不渴,就是没什么力气啊……魏先生怎么慌慌张张的……”

“秒秒你终于醒了!”

钟秒秒再仔细一瞧,怪不得觉得吵吵闹闹,旁边围着她的人不少。

怀璟和弦都在,张符也在,还有……

“花一梦?!”

钟秒秒惊讶的睁大眼睛,看着站在床边的花一梦,说:“你的躯壳怎么……”

耿井浩占用了花一梦的躯壳,因为四叶草的最后一个冤枉,耿井浩彻底消失,同时消失的,还有花一梦的躯壳,被一起“焚烧”殆尽。

他们虽然找回了花一梦的灵魂,放回了本体里面,可惜无法让花一梦立刻变成人类。

钟秒秒以为花一梦需要再修行了百八十年,才能重新变回人类的,但是……

花一梦一叉腰,还走了两步给钟秒秒瞧,说:“怎么样?比原来更好看了吗?”

钟秒秒仔细的打量,说:“好像……没什么不一样的。”

“怎么会呢?”花一梦认真的说:“明明比以前更年轻漂亮。”

花一梦作为一朵茉莉花精,已经120岁高龄,想要幻化成人类已经差不多,只是还没有最后突破。

张符瞧她被打回原形也挺可怜的,干脆就说用她做个试验。

张符挺胸抬头的笑着说:“我的功劳。不过就是还不太完美。”

张符给了花一梦一些符纸,可以帮助她化形。不过张符的道行也不过关,晚上无法化形,只能白天用符纸。

钟秒秒真诚的说:“张天师其实很厉害啊。”

“你也够厉害的。”花一梦说。

钟秒秒被说的迷糊,说:“我怎么了?”

和弦在旁边笑了笑,指了指下面,说:“你低头看看啊。”

钟秒秒按照她说的低头一看……

“这是怎么回事?!”

——22:30:05

——22:30:04

——22:30:03

钟秒秒震惊不已,双眼睁得浑圆:“我我我的时间……怎么变得这么少了?我是要死了吗?魏先生在哪里?救命呀!”

只有不到一天的时间了。

钟秒秒顾不得没力气,差点从床上直接跳下去。

魏时迁正好端着粥回来,赶紧坐回床边,握住了钟秒秒的手,还不吝惜的扶住她的颈侧,然后吻住了钟秒秒的嘴唇。

“唔——”

钟秒秒被吻了一下,先是松了口气,只要魏时迁在自己身边,就算只有1天时间,也能很快增长到很多很多天,很多很多月,很多很多年。

但是……

这口气还没彻底松下来,钟秒秒又倒抽一口气。

“完了完了!魏先生你不好使了!”

——22:29:45

——22:29:44

——22:29:43

钟秒秒被魏时迁亲了一下,两个人还一直十指相扣,时间竟然没有增长,仍然一点点的流逝着。

钟秒秒一阵着急,忍不住双手抱住了魏时迁的腰,说:“这样也不行……这样也不行,真的出问题了!”

“秒秒……”

魏时迁有点哭笑不得,伸手拍了拍她的背,说:“你别激动,先吃点清粥。”

“魏先生你看不见,”钟秒秒哭丧着脸:“我不能不激动啊,我的时间不多了,怎么办,只有不到一天了,我还想要和魏先生永远在一起呢。”

花一梦实在是在旁边看不下去了,说:“停停停,秒秒啊,你这是在趁机揩油魏先生吗?不是魏先生看不见,是你看不见吧,你仔细看看你的时间。”

钟秒秒莫名其妙的低头再一瞧。

——22:29:30

不到一天的时间,还在不停的缩短,但是……

“奇怪……”

钟秒秒定眼一看,喃喃的说:“不对啊,我怎么突然有两个时间了?”

——22:29:25

——21953:35:01

钟秒秒一头雾水,自己身上竟然有两个时间,长的2年多,短的不到一天。

因为钟秒秒还在和魏时迁接触的缘故,2年多的时间并没有减少,反而正在稳步增加,只有那个不到一天的时间,一点点的缩短着。

“秒秒。”魏时迁搂住钟秒秒的腰,低声在她耳边问:“你喜欢男孩?还是女孩?”

“什么?”思维跳跃太快,钟秒秒下意识的反问。

和弦认真的接话说:“可是秒秒是表精啊,要是生出来的是表呢?男表还是女表吗?听着好奇怪……”

“什么?”钟秒秒更听不懂了。

花一梦好心解释,摆摆手说:“你怎么这么笨呢,你都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吗?而且都要生了!”

“什么?”钟秒秒第三次反问,她感觉自己脑袋里打结,彻底死机已经无法转动。

钟秒秒下意识的伸手去摸自己的肚子,平平的,不像是怀孕,更不像是要生宝宝的样子,电视里不是这么演的。

花一梦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,说:“你看的那是人类电视剧,我们又不是人类。你见过大肚子的花精吗?”

“可我是……表精啊。”钟秒秒指着自己的鼻子,一脸迷糊模样。

花一梦说:“大肚子的表精更奇怪了好不好。”

“说的也是……”钟秒秒受教的点点头:“但是……”

一点感觉也没有,一睁眼就告诉她快生了,这会不会太突然了?

钟秒秒有点消化不良,但是对比起来,魏时迁比她淡定多了,似乎早就已经习惯各种奇奇怪怪的事情发生在钟秒秒的身上。

钟秒秒不像普通人,需要怀孕10个月,多出来的时间就是宝宝诞下的倒计时,时间并不算长,钟秒秒平时根本没注意到。

魏时迁倒是觉得也不错,说:“这样也好,时间不长,也不会孕吐没食欲,这样秒秒不需要受多大的苦,秒秒要是难受,我会心疼的。”

原来钟秒秒突然晕倒,跟张符的符纸一点关系也没有,全是因为钟秒秒这个小表精她早就怀孕了的缘故,身体比平时要虚弱。

魏时迁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要当爸爸了,是相当的激动兴奋,搂着钟秒秒在她额头上亲吻着:“秒秒你放心,男孩女孩我都喜欢,你不用有负担。你要是男孩女孩也都喜欢,我们就多生几个。”

“不行呀。”钟秒秒认真的摇头:“如果以后三天两头抱孩子回家,魏先生的爸爸妈妈会误会魏先生的。”

三天两头把孙子抱回家,魏时迁爸妈指不定以为魏时迁成天跑出去乱搞,弄回一堆私生子来。

魏时迁被说的有点懵,仔细一想……

真是细思极恐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完结啦撒花!感谢一路追文的小天使们!接下来3月份,蠢作者会开接档文《暴君种草日常》,甜甜甜的种草文~戳进专栏就可以看到呦~欢迎提前收藏,新文最新章节会有红包掉落~

《暴君种草日常》文案:

暴君种草游戏,加载中···

你穿成了一个万人之上的暴君。

你平生有三大嗜好:好色、好酒、好杀,你最喜欢给美人画眉调胭脂,流连风月,乐不思蜀。

你环顾左右,终于发现了隐藏设定,你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俊美无俦、气宇不凡、正在被废的……前·暴君。

殷无齐穿越了,穿成了一个喜欢为美人调脂抹粉的暴君,还是刚刚被废的——前暴君。

【(前)暴君生存准则】佛系被废,佛系种草,佛系敛财。

官吏丫鬟:公子无齐种草的平价彩妆,真乃贫民窟女孩之挚爱,省钱又大碗!

首辅夫人:公子无齐推荐的贵妇面膜,不吹不黑,一夜回春,老爷再也不看那些小妖精!

皇贵妃:公子无齐进献的唇釉口脂,清纯可人,龙心大悦,名曰,斩男色!

直到……

殷无齐率兵攻入皇城,重新坐回“暴君”宝座,群臣叩拜,复位称帝。

殷无齐微笑:“朕的确佛系,但却是斗战胜佛。”

《秒秒的咖啡店》无错章节将持续在笔趣阁备用站小说网更新,站内无任何广告,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笔趣阁备用站!

喜欢秒秒的咖啡店请大家收藏:(m.au26.com)秒秒的咖啡店笔趣阁备用站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锦鲤学霸的漂流瓶 穿成首富小娇妻 寻找胎记 我真的太美了 我家小仙女已上线 农家小福女 上神的快穿求爱路 阁下 求退人间界 FOG[电竞] 仙宫之主逆袭[重生] 在劫难逃 我为表叔画新妆 白莲花不怕输 每天都在万人迷 影后重生成网红 最佳二传 穿成影帝的作精小娇妻 我是真的喜欢你 别来有恙
经典收藏 和仙君同归于尽后 [火影同人]或许改变 [火影]夜叉丸是个计划控 神造 剑仙是我前男友 御前美人 女主都和男二HE 大道魔医 浮生不可欺,未念 神棍贾赦 重生第一权臣 穿书:主角入魔指南 猎人——花间清源 红线记 [棋魂]对弈 [火影]被调包的Boss 从尾巷开始 穿成王府反派二代 丛林生活物语 暴君有病要我治
最近更新 我在仙门当偶像 快穿之历劫小妖精 安息日 将君赋 我见观音多妩媚 鲛人泪之画地为牢 我穿成了贵族以后 红楼之皇后路 呀修仙 栖梧潸潸映弦月 蛮荒部落生存记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[综] 逃婚之后 网友是恶龙[西幻] 凶悍农家妇 大人物们争着要罩我 驸马要上天 我当暗卫的二三事 我真的是龙呀 飞升前师尊他怀了龙种
秒秒的咖啡店 长生千叶 - 秒秒的咖啡店txt下载 - 秒秒的咖啡店最新章节 - 秒秒的咖啡店全文阅读 -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